真爱永远不死。
本人已死,感谢收尸。
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此生但求一睡谢怜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泽非】笼中鸟.(09)

chapter 9.
打开门的一瞬间狂风暴雨便涌了进来。路明非在门前愣了许久,最后甩了甩头发,猛地关上了门。

一扇门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。门外是现实,门内是虚幻。

温暖的虚幻被冰冷的现实冲刷,露出来隐藏依旧的真面目。他有些踌躇,是那种不知该归往何处的踌躇――我又该去哪?

世界之大,竟无处可去。

你想去哪?又能去哪?你想……找谁?

我想找一个叫做路鸣泽的人。他走了很久,我没有看见他。

你不是想要摆脱他吗?

不是的。

这座花园很大,丛生的荆棘里开着玫瑰。玫瑰丛已经没有几天前的繁盛了,雨中的它们显出一种容易被摧残的脆弱来。

他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,断断续续地想起了一些事情。

这里他不是第一次来。绝对不是。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,这里的玫瑰还只是一丛刚刚发芽的嫩叶。

那些画是什么?是记录下来的过去。漫天火海,整个世界都在燃烧。男孩对着他,笑着伸出了手。

历史的车轮在前进,在曲折中前进。他们的时代被历史所埋没,逐渐被人遗忘,化作尘埃。

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总有一双眼睛,在观察着这个世界。

是谁?

他向前走了几步,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。花丛中那人似有所感,也转过了头。四目相对的一瞬间,他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。

路鸣泽看着他,似是特别惊讶的样子。他眯起眼,问出了一句他也很是迷茫的话语: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TBC.
完结倒计时。
其实最后一句明非也想说的……只是被泽殿抢先了()没有异口同声实在是太可惜了(把这个人拖出去打死)
好久没写文了,没手感,我选择狗带。

评论(7)
热度(11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