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永远不死。

本人已死,感谢收尸。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此生但求一睡谢怜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今天的我好快乐呜呜呜呜。十七岁依旧要开心鸭!!

一个花怜脑洞。
谢怜是守夜人,在T国最高的钟楼上待了不知有多久。很少有人见过他,但外界对他唯一印象便是:“那钟楼的守夜人,是个怪物。”

见过他的所有人只记得他的相貌,不论过了多少年,他永远都是那么年轻,微微笑着。

但那钟楼并不是谁都能见到的。它大多数时间都隐藏在人们视线之外的地方,什么时候出现不为人知道。只有月圆之夜它是必定会出现的,但许多人由于传言等等并不敢靠近。曾经也有大胆靠近之人,回来之后对这一切闭口不言,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某一夜暴雨倾盆,十七岁的花城路过了这个地方,打算在这钟楼避雨。谢怜给他泡了壶茶,笑道,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啦。

花城并不知道传闻,谢怜也没有刻意去提。到了深夜花...

前两天运动会疯狂被虐,我才知道狗粮吃起来那么致命。
我们学校运动会还有送酸奶业务,犹记第一天买酸奶都时候那位同学问我送给谁,我的笑容渐渐凝固。
送给我自己,不行吗(……)

【花城个人向】愿.

微花怜。

那时候的他行将消散,炽烈的焰火与遍地的血液交织,开出了一条通向地狱的路。他尚处于混沌之中,瞳孔涣散。在他人眼里,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那些鬼甚至已经开始迫不及待――他失去战斗能力的那一刻起,便将他吞噬殆尽。这只无名鬼魂的力量如此之强,一旦吞噬下去,必定会对自己的力量大有帮助。

恍惚间他似乎回到了几年前,那人如同白鸟般的身影从高台上一跃而起,仿若天神下凡。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啊。一眼便是沦陷。

――我想保护他。

那个黄昏,他作为“太子谢怜”被杀死的那个黄昏,是昏暗的。神台上支离破碎的人,遍布血迹的地面,人们的脚印上也染着他的血。他不会死,但是他也会痛。所爱之人被如此对待,然而我却什...

一个告别

当我死了吧。考完月考心态崩了。微博卸了,这里也大概不会诈尸了。好好学习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等我期末考完回来。

苦中作乐吧……没关系,卸载微博世界安宁。我爱墨香,不管多久,我都会爱她。她是我的心尖尖小香香!

不眠之夜。
希望一切安好。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8)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8)

长篇HE,全息网游梗,古风向,刺客花x琴师怜。隐藏任务,调查打怪谈恋爱。
前文戳链接  第一杀

第八杀.烟雨.

云雾间依稀可以看见远处的景象,谢怜沿途细细查看了一番,发现这里附近似乎有一个平静的村庄。但是未免有些太过于平静了,似乎毫无生气。如果这里有人的话,可能会有炊烟升起,在烟雾中散去,融为一体。谢怜摇了摇头,心想他想这些干什么。这里并不是现实,虚拟数据能够还原出如此之多的东西已经很是不容易了。再言之,就算如此,这里的温暖和快乐,也并不属于他。

三郎不知从哪变出了一把红伞来,一手持伞一手牵他。雨中漫步久了感觉有点微凉,周遭环境使他觉得...

【科普向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

四月转的被屏蔽了,重新转一下。

叽渴症患者:

近日来发生了不少事相信各位也有所耳闻,为避免争议,本人对此次事件不予评价,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,将不定期进行更新,也欢迎评论补充。


目前为止最完整的辟谣:
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276900119691635
内有百度网盘链接可供下载,内容更加详细,希望大家都能看看


作者自我澄清一


作者自我澄清二


关于营销的辟谣


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


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


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


霹雳粉做的反调...

片段.

校园pa灵异文《黑白键》的一个小片段。

“哥哥,”花城突然正色道,“你相信,这世间真的有神鬼这种东西存在吗?”

似是没想到花城居然会问这个,谢怜愣了一下,随即轻轻摆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眨眨眼道:“嘘。子不语,怪力乱神。”

花城一动不动地看着他,良久才眨了眨眼睛。他轻咳一声,转过头去,小声道:“这种东西,自然是信则有,不信则无了……”

发完就跑,写作业去辽……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