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永远不死。
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
行将就木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花怜】雪莲什么时候和我花扯上关系了?(03)

【花怜】雪莲什么时候和我花扯上关系了?(03)

#花怜ylq论坛体,不定期更,ooc慎。

#有言辞容易引起不适,慎入。

63L 我花今天发博了吗

晚上拍的照片有些昏暗但是并不能阻止我对哥哥敏锐的直觉!我就说吧!走一起可能是已经开始拍戏了一起行动,对吧(。

64L 小花我的生命源泉

你是假粉吗,你花从来不和不熟的人一块走的!狗仔为了拍张他和xxx的“合影”苦苦跟踪几个月,结果大部分惨淡收场(。)偶尔几张你花连个正脸都没给,冷漠地像是在无声嘲笑。自我安慰不成立,把楼上拖出去!(不是)

65L 我花今天发博了吗

让苍天知道我认输.jpg.

好叭,被拆穿辽。不过应该没什么还担心的8,...

2018文手年度总结.

2018文手年度总结.

cp:花怜,泽非。

哦我好绝望啊(。)今年我都写了什么,量少质不高,分分钟想删号走人。

我宁可回到初三文风,痛定思痛。现在写的都什么鬼玩意(……)我自闭辽。

如果不介意这个人的退化史的话,请继续往下看吧otz

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!

1月

无。

2月

cp:花怜,泽非。

泽非/笼中鸟.(09)

一扇门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。门外是现实,门内是虚幻。

温暖的虚幻被冰冷的现实冲刷,露出来隐藏已久的真面目。他有些踌躇,是那种不知该归往何处的踌躇――我又该去哪?

……

这座花园很大,丛生的荆棘里开着玫瑰。玫瑰丛已经没有几天前的繁盛了,雨中的它们显出一种...

【花怜】雪莲什么时候和我花扯上关系的?(02)

【花怜】雪莲什么时候和我花扯上关系的?(02)

#花怜娱乐圈论坛体,不定期更。ooc慎。

#有的话容易引起不适,慎入。


32L 我花今天发博了吗

😱我现在有点恐慌,那张照片不会是真的吧……不对这剧哥哥什么时候接的,我为什么不知道😱


33L 小花我的生命源泉

姐妹别慌,不止你一个……😰我有点晕了,关于这种容易被捆绑的哥哥从来不接的,他为什么破例了……细思极恐……


34L 小花的小辫子

我来理一下时间线。哥哥去波兰拍完戏应该没几天,这剧应该他接了有一段时间了。不过为什么一点风声也没有……


35L

哇咔咔咔,雪莲这么快就蹭上hc的热度了吗hhhh也不怕被花...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9)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9)

长篇HE,全息网游梗,古风向,刺客花x琴师怜。隐藏任务,调查打怪谈恋爱。

前文戳链接  第一杀

第九杀.诡谈.

他这句话,仿佛一记惊雷,惊起片片涟漪。谢怜目光微凝,开口问道:“死了?”

那店家点点头,脸色有点苍白,道:“死了。是被新郎发现的,那时候他敬完酒有点醉了,刚踏入房里便闻到了一股血腥气。”

“那血腥气太浓烈了,即使是喝醉的人也能立刻察觉到。他一惊,酒醒了大半,跑到床前,只见那新娘倚靠在床头,一动不动。血染在那嫁衣上,显得那嫁衣愈发鲜红。但是奇怪的事并不是这个。”

那店家说到这里,脸色变得惨白,似乎是怕说出什么禁忌的事情一般...

【花怜】雪莲什么时候和我花扯上关系的?(01)

#花怜娱乐圈论坛体。不定期随缘更。
#可能会引起不适,慎入。

【花怜】雪莲什么时候和我花扯上关系的?(01)

1L 我花今天发博了吗

【图片】谁来给我解码一下啊啊啊啊,我我我要疯了!!!这张模糊的照片哥哥旁边站的是谁啊!!!

2L 花毒解解引起xfxy了吗

又是日经贴,花毒解解能不要这么神经质么科科。不是谁都想和nili食人花扯上关系的好叭。整天你花无处不在真的是xswl

3L 我一拳一个柠檬精

楼上是哪来的柠檬精,动不动yygq,看来你家蒸煮也和你一个素质哇

4L 小花的小辫子

姐妹冷静一点,这不一定是哥哥。照片明显是偷拍的,说不定是有人为了蹭热度随便贴的一张。还没有石锤,...

有没有花将军强娶太子怜的粮,或者无名花和祸世怜的粮……

今天也是火龙果乞讨的一天😭

今天的我好快乐呜呜呜呜。十七岁依旧要开心鸭!!

一个花怜脑洞。
谢怜是守夜人,在T国最高的钟楼上待了不知有多久。很少有人见过他,但外界对他唯一印象便是:“那钟楼的守夜人,是个怪物。”

见过他的所有人只记得他的相貌,不论过了多少年,他永远都是那么年轻,微微笑着。

但那钟楼并不是谁都能见到的。它大多数时间都隐藏在人们视线之外的地方,什么时候出现不为人知道。只有月圆之夜它是必定会出现的,但许多人由于传言等等并不敢靠近。曾经也有大胆靠近之人,回来之后对这一切闭口不言,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某一夜暴雨倾盆,十七岁的花城路过了这个地方,打算在这钟楼避雨。谢怜给他泡了壶茶,笑道,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啦。

花城并不知道传闻,谢怜也没有刻意去提。到了深夜花...

前两天运动会疯狂被虐,我才知道狗粮吃起来那么致命。
我们学校运动会还有送酸奶业务,犹记第一天买酸奶都时候那位同学问我送给谁,我的笑容渐渐凝固。
送给我自己,不行吗(……)

【花城个人向】愿.

微花怜。

那时候的他行将消散,炽烈的焰火与遍地的血液交织,开出了一条通向地狱的路。他尚处于混沌之中,瞳孔涣散。在他人眼里,已经是强弩之末了。那些鬼甚至已经开始迫不及待――他失去战斗能力的那一刻起,便将他吞噬殆尽。这只无名鬼魂的力量如此之强,一旦吞噬下去,必定会对自己的力量大有帮助。

恍惚间他似乎回到了几年前,那人如同白鸟般的身影从高台上一跃而起,仿若天神下凡。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啊。一眼便是沦陷。

――我想保护他。

那个黄昏,他作为“太子谢怜”被杀死的那个黄昏,是昏暗的。神台上支离破碎的人,遍布血迹的地面,人们的脚印上也染着他的血。他不会死,但是他也会痛。所爱之人被如此对待,然而我却什...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