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迷Arknights.红厨。

善良的女孩啊,你应该走得更远更高。
真爱永远不死。

纯毛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
有缘自会相见。

顾幽Jessica

收到了  @阿歧 小鹅的生日礼物!!我好爱歧歧呜呜呜呜小企鹅超可爱,我会加油学习的,小鹅一直在旁边督促我!!😍
我永远喜欢小鹅!!!我爱小歧小歧爱我!!啾啾啾!

床之霸主。

……感觉全世界就我一个人吃红拉普,我死了。

😍但是她俩真的好可爱啊kswl。

为什么我不会写女孩子😢

墨香铜臭啊😢我想象不到你是怎么在遭受着那么大的恶意之下捐款给文物保护局,而第二天你就被网络暴力吞噬。我不敢想你这十一天,从签合同到付款是怎么过来的……那么善良的女孩为什么要收到这样的对待……还是希望你一切安好吧。永远太肤浅了,但是你写出了永远,那么我也要说一句,我永远爱你。

开学高三了,长弧,还在花怜坑底,会回来填坑的。

希望新修漫画谷子快点上,回来我买爆啊。

希望我家的咕咕墨香快点开文。

希望有更多的粮吃(做梦)。

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!辣鸡写手真的羞愧_(:3」∠)_

可能有诈尸。

小船真的没有人来找我玩吗😳我在官服!

【花怜】染血之匙(三)

西幻架空,血族花x血猎怜。

第三杀.冰刻玫瑰.


月亮从阴云中悄悄探出头来,那抹妖异的红色给此情此景带来了一丝诡谲感。狂风在他的耳边呼啸而过,灵敏的五感使他感受到了一个顽强的结界正在形成。刚才的那位神秘人,显然身份并不简单。


火光映进了谢怜的眸子里,他的眼中似乎也有火焰在燃烧。但他的面色平静如水,似乎这一幕他见了太多次,疯狂的世界,狂喜的人们,还有在火焰中冷眼看着这一切的他自己。


谢怜睫毛轻颤,垂下了眼帘。他能感受到在那火焰下掩盖着的冰冷交易,每个人都是冷漠的,而他们又不得不在这里聚集,试图找到一些能够使自己活下去的东西。三年以来的变故太多,许多他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,...

比起不甘,心如死灰才是能够彻底压垮人的绝望。不甘起码还有挣扎的力气,心死是真的什么都不剩了。

【花怜】染血之匙(二)

西幻架空,血族花x血猎怜。

第二杀.灰色地带.

  窗外那一轮血色的月亮被乌云遮住,光芒瞬间消失无踪。花城的神情在阴影中显得有些沉郁,本就苍白的脸更缺少了一分生气。但那光芒再次出现时,花城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,平静得让他莫名有些不安。

  谢怜整了整自己的袖口,自己身上的那一套衣服是不能穿了,现在穿上的样式他并不熟悉,应该是花城给他换上的。衣服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,合身得让他内心又泛起了些许疑惑。黑色倒是正合他心意,虽然他爱穿白――但眼下这种情况,白色反而容易暴露他的行踪。他抬头望向花城,笑道:“多谢三郎了,衣服真的很合适。”

  方才花城离他太近,...

【花怜】染血之匙(一)

  西幻架空,纯血血族花x混血血猎怜。

  第一卷.永夜.

  第一杀.冰封之人.

  地下十八层的控制室里,常年弥漫着寒冷的气息。若是有光照进这里,来人便会惊讶于眼前的一幕:这般寒冷的温度,竟是因为要困住躺在床上的一位青年。

  那青年看起来不到二十岁,面容俊美,温润如玉的气质让人感觉分外亲近。他双眸禁闭,长长的睫毛在眼下笼络出一片阴影。他似是睡着了,又似是永远不会醒来。青年手脚都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管子,检测器贴着脖颈,连通地面上的主机。青年被困在这里三年之久,看守他的人也早已失去了戒心。

  若此时有人留意主机的数据,便会...

© 顾幽Jessic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