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want love or death.

活着好累。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泽非】梦中梦.

【泽非】梦中梦
暗示较多。预警注意,鬼故事。

我奉命在这个镇子调查一起凶杀案。今天没有阳光,只有暗沉的天,灰黑的云,和刺骨的风。

路旁的玫瑰在盛开,它们在预示着什么吗?或许它们曾经是美好的事物,但现在他们在我眼里只是徒增罪孽。这座小镇几乎已无人居住,是的,几天前最后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上消失,无声无息,要不是他提前报案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现。小镇曾经是安详的,但也与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。或许正因如此,杀人犯才会如此地肆无忌惮。但那最后一人在死去的前一秒拨通了电话,我们通过定位找到了这里。为什么是最后一秒?在电话拨通后,枪声响起,最后的哀嚎与之后的无声无息。

玫瑰无人悉心照料却依旧枝繁叶茂,它是由那些死去的人的血浇灌而成的。

我推开那扇门。

里面有人。我警觉起来,拿起枪并且尽量悄无声息地向前走去。

“来了就别走了呀。”

我没有开口。

“过来看看吧哥哥,最后的葬礼哟。”

我用枪指着那个男孩,他笑着,笑容有那么点纯真,――我有一瞬间几乎被他所迷惑了。他拿起枪,像是在和我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:“都死了呢。”

他调转枪口,我一惊,两声枪鸣几乎同时响起。

他倒下了。

随即我沉默,他那一瞬间,竟是把扳机对准了自己。我不用看他也知道他身上一定有两发子弹――一发他的,一发我的。

我的手剧烈颤抖起来,枪落到了地上,但我脑中只剩下他最后的口型。

“皆死于你我之手。”

“但游戏的赢家,是你。”

我不明白。脑海中似有无数纷繁错落的片段转瞬即逝,我头痛欲裂,但似乎片段拼凑出来的东西越来越清晰。

玫瑰,荆棘,血腥的气息。

――因为最后我已经死去。

――――

我猛然惊醒。月光下的那一束玫瑰格外娇艳欲滴,我想起梦中的片段,玫瑰,荆棘,血腥的气息。

我躺在地上,身旁男孩的手冰冷,已经没了呼吸。

――――

一瞬间那种恐惧又填满了我的心,我几乎发不出声音来。这是梦,还是真实?我已经分不清。我不知道这黑暗到底是什么,但我向往光明。我跌跌撞撞地往前走,然后不知何时到了天台。

于是我便从那里跳了下去。

――――

我又惊醒,这次是真真切切被吓醒了。坠楼的瞬间一种强烈的本能――求生的本能让我清醒了。为什么会做这么荒诞,却又这么真实的梦?我不知道。

我看向窗外。没有玫瑰,荆棘,血腥的气息。

――只有爬山虎,向日葵,以及他们唯一留给我的一间老房子。

THE END.
2017.10.02.

@虫盘 总算产粮了,隐喻的事物比较多,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了什么……鬼故事一样,双手冰凉😂
国庆搞事完毕√

评论(4)
热度(15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