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want love or death.

活着好累。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7)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7)
长篇HE,全息网游梗,古风向,刺客花x琴师怜。隐藏任务,调查打怪谈恋爱。
前文戳链接  第一杀

第七杀.桥头.

谢怜顿了顿,总感觉三郎的情绪有些不太对。但当他想要开口询问三郎的时候,他却又闭口不言了。谢怜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三郎,继续开口道:“或许是,那人见我面善?”

许是谢怜这小心翼翼试探的样子逗乐了三郎,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道:“行吧。哥哥,既然车队掉下悬崖,想必这悬崖下面有什么东西。”

三郎往前走了几步,脚下云雾缭绕,尽头便是一片黑暗,看不出底下究竟有什么。

遥远的记忆又被这一举动唤醒,戴着些许惊痛与麻木。记忆深处的自己什么也没抓住,望着下面的一片死寂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那人便从此淡出了他的视线里,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谢怜颤声道:“……你先回来。”

谢怜有些异样的情绪似乎被少年察觉到了,三郎回头对他伸出一手,柔声道:“没关系。哥哥,我们可能要下去一趟。”

虽然三郎用着如此轻松的语气说这件事,但是谢怜还是觉得有点窒息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缓缓伸出了手,末了,才开口道:“下去的时候,你抓紧我。”

三郎微微一笑,道:“好。其实真的没关系的。”

他能信才有鬼了。谢怜抓住了那只手,少年的手冰凉,感受不到温度。他欲言又止的看了身旁人一眼,三郎察觉到他的目光,捏了捏他的手,表示不用担心。

三郎开口,平静道:“我数三声。一起跳。”

“三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一。”

谢怜握紧了身旁人的手,闭上眼,向那深不可测的黑暗中坠落。

在云烟渺渺中少年对着他微笑。眼底竟有着些许怀念与眷恋。

在这冰冷的天地之间,似乎只有少年的冰凉的手给了他一丝还存在于世间的实感。

.

下去没多久便被一阵耀眼的光所包围,脚下也传来落地的实感。待到光芒消失后,谢怜睁开了双眼。

眼前事物似乎被一层薄雾所笼罩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有些朦朦胧胧,带着些许神秘感。眼前那条河流不知从何而来,又向何处奔流而去。河上有一座桥,不知在那里有多少年月了,依稀显露出了一种陈旧感。但是时间并没有将它本身的美洗去一丝一毫,反而流露出了一种时光堆积的厚重感。

遥远的地方似乎隐隐约约有屋舍的影子,在雾里显得朦朦胧胧,有种并不存在于这世间的感觉。天空中乌云密布,似乎要下雨了。

谢怜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,过了一会才发现自己似乎还紧紧抓着三郎的手。三郎倒也没有提醒他,任由他这么抓着,眼底隐隐有些笑意。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干咳一声,松开了手。

手是松开了,心里却隐隐约约有一点失落感。意识到这一点的谢怜强迫自己集中精神,不要再胡思乱想。

他抬眼望去,桥头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。那人是个女子,穿着一身红衣,似乎是出嫁的衣服。这么糟糕的天气,新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谢怜正欲开口,便看到那女子微微勾起了唇角。在乌云密布,薄雾弥漫环境的衬托下,那笑容显得格外诡异了。她似是越来越开心,笑声咯咯的,其中怨毒之意愈发明显。

谢怜猛地反应过来,这个声音……就是悬崖之上,他听到的那个笑声!

他正打算走上前去,却被三郎拉住了。三郎看着他,示意他再往前看。

那女子的身影在不断变淡,她向后退去,很快便消失无踪了。

仿佛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罢了。但又真实无比,连带着那女子的笑声都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三郎凝视着他,道:“哥哥,别想太多了。我们已经很接近了。”

他猛然回过神来。谢怜笑了笑,道:“我没事。只是……”只是这情绪,似乎他感受到了。那种怨恨似乎深入骨髓,连带着他也有些难受了。

系统似乎又来了消息,他接过纸条,又凑齐了两点。

见他还站在原地,三郎拉过他的手,边走边说道:“我们先到个有人的地方吧。不然这里想必也是找不到什么东西的。”

隐隐有水滴落在了脸上,谢怜拿另一只手触碰了一下,触到了一丝冰凉。

下雨了。

TBC.

下文走  第八杀

评论(4)
热度(14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