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永远不死。
本人已死,感谢收尸。
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此生但求一睡谢怜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花怜】Until we close our eyes.(01)(ABO)

[花怜]Until we close our eyes.(ABO)
花怜ABO,A花x O怜。敌国设定,战争背景。
花城联邦,谢怜帝国。大佬花和上将怜的爱情故事。(bu)
非典型性ABO,这个人其实并不知道怎么写……走一步看一步吧。(buni)
长篇,可能会有不适描写,慎入。

第一杀.和平协定.
公元3084年,两国军队在帝国与联邦边境发生摩擦。

三月,双方关系进一步恶化。一场大战即将再次爆发。

同年四月,联邦与帝国签署和平协定,双方正式停战。

.

帝国,军部大楼。

在空荡荡的军部大楼里,一人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。那脚步声不紧不慢,平稳中隐隐透露出一股胸有成竹的气势来。谢怜有些漫不经心地系上了袖口的扣子,心念飞转。

――两小时前,君吾给他发来一则消息,让他官复原职。并让他于军部大楼进行详谈。

谢怜几乎要忘记军部大楼的具体位置了。他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还有点懵,毕竟这些年清闲惯了,突然回去接手原来的事物,还有些茫然。

现在看来,君吾可能找他谈的,是一些很重要的东西,很有可能是军事机密。因此他遣散了大楼所有的人员,整个大楼难得地空无一人。谢怜脚步顿了顿,抬眼望向前方的两个岔路口,最后选择了右边那条。

又在大楼里摸了半天,谢怜才找到了那扇紧闭的门。他在原地静静待了两三分钟,深吸一口气,轻轻敲了三下门。

“请进。”

谢怜轻轻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。君吾站在窗前,背对着他,似是已经等待了很久。

谢怜关上门,行礼道:“帝君。”

君吾转过身来,平静道:“仙乐,你来了。”

谢怜微微抬起头,看向这位许久不曾见面的帝君。君吾这些年来似乎没有太大变化,时光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。两人站在这里,似乎还像许多年前一般。只不过谢怜如今的心境,却已是大大不同了。

二人静默了良久,谢怜嘴唇微张,正打算开口,君吾却抢先了一步:“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

谢怜一愣,看这架势,好像是要和他聊聊。他垂下眼帘,轻声道:“挺好的。”

其实君吾不会不知道他的情况。他是从军部走出来的人,就算是为了某些机密不被泄露出去,也一定会对他进行监视的。而且能让他官复原职,不会是考核没有通过下做的决定。

君吾走上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坐下:“仙乐,还在为八年前的事情自责么?事情已经过去了,当忘则忘。”

谢怜微微一笑,道:“当年是我错了。仙乐自己做错了事情,理应接受惩罚。”

君吾叹了口气:“你也别太自责。最后酿成那个局面,也不全是你一个人的错。”

话题说到这就有点沉重了。谢怜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了,心念微转,正色道:“帝君这次叫我过来,所为何事?”

君吾也敛了神色,显得愈发严肃:“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。走吧。”语毕便起身,谢怜也随之站了起来。

君吾走到了书柜前,似乎按了一下哪里,楼梯便从他脚下延伸出去,望不到尽头。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丝莹蓝的光闪过,又在瞬间消失无踪。谢怜神色不变,跟随君吾走了进去。

他们初下去时还有些光亮,但没过多久,眼前便只剩下一片漆黑。谢怜扶着墙走了一阵,心想这里好像和八年前不太一样。墙面好像粗糙了一些,摸上去有点难受。他收回了手。

二人沉默着不知走了多久,静默得时间都仿佛停止了。待到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,君吾才停下了脚步。

在他停下的那一瞬间,谢怜听到一个声音轻声道:

“身份验证成功,防护系统已全面开启。欢迎您的到来。”

那个声音本应该如机器般冰冷,但谢怜却隐隐听出一种感情色彩来。或许是错觉吧,他心想。

控制室里的灯全部亮起,黑暗无处遁形。在黑暗中走得久了,突然处于一个明亮的环境中,无论如何都是有些不适应的。谢怜猛地闭上了双眼。

再睁开眼时,控制室里的灯光似乎昏暗了许多。谢怜向前走了几步,略略打量了一番周边的环境,感觉这里与原来似乎没什么不同。君吾在书柜里抽出了一沓资料,递给了他。

“八年前帝国与联邦的战争你是知道的。这八年来战争也一直没有停止,但双方力量也大不如前了,所以我们称这段时间为缓和期。”君吾顿了顿,接着道,“但是两国的关系一直都很僵,经常有摩擦产生。”

谢怜微微点头,快速浏览着手上的那一沓文件。

君吾见他不说话,顿了顿,接着道:“这些你都知道。不过,三年前,联邦内部出现了问题,政府首脑被枪杀。政局变得一片混乱,这时联邦甚至面临解体的危险。”

这件事他也知道一点。谢怜心想,望向君吾,道:“后来,出现了一个人,成为了新的政府首脑。”不然,联邦别说是与帝国签订和平协定,就连是否存在于世都成了问题。

君吾神色不变,平静道:“是的。你此次的任务,就是去联邦监视他。你是Alpha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交给你我也比较放心。”

谢怜挑眉道:“监视?”

君吾点头道:“监视。他与帝国签订和平协定不知为何,我担心他会有什么目的。”

谢怜微微低下了头,轻轻叹了口气。联邦与帝国这样勾心斗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是他时至今日依然不能理解。两国世代为仇,其间的恩恩怨怨是怎么也说不清的。说实话,他并不想这样。这些年做一名旁观者已经让他很疲惫了,如今,让他也进入这个局里,恐怕他只会更难过。沉默了良久,他的手无意识地握紧成拳,指节泛白。如果再稍微细心一点的话,就会发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。

君吾见他并不答话,长叹一声,道:“仙乐,我知道你不愿意。但是我们都已是局中之人,已经无路可退了。”

“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,我也不勉强。但是只是监视他有无异动,不必打听其他的。情报、机密,都不需要。如果过了一段时间没有问题的话,你就可以回来了。况且,万一被发现了的话,你应该是可以全身而退的。”

谢怜紧握着的拳头又松开了。他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,抬起头,脸色有些苍白,深吸了一口气,那双眸子里已经变得波澜不惊:“帝君,我去。”

君吾点点头,道:“仙乐,辛苦你了。”他将一张照片递给谢怜,继续道,“联邦现在的政府首脑,叫做花城。”

谢怜接过照片。那照片之上,竟是一个少年的背影。

残阳如血。那少年似是漫不经心地转过头来,看向了镜头。那种眼神谢怜形容不出来,漫不经心而又带着几分玩味与不屑。夕阳最后的余晖照在了他的脸上,逆着光。谢怜看不清他的脸,但又有种直觉,这少年应当是很好看的。他只是这样漫不经心地一瞥,却仿佛在俯视着整个世界。

TBC.

下文走  第二杀

评论(14)
热度(74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