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永远不死。
本人已死,感谢收尸。
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此生但求一睡谢怜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花怜】且听风吟.

【花怜】且听风吟.

花花生日快乐!!
校园pa。小甜饼。双向暗恋。
花花追人历程(bu)

夏季的天总是亮得特别早,清晨的风吹过脸颊,树叶沙沙作响。好像这一天的开始都十分美好。

但现在谢怜的心情不是那么美好。他那苟延残喘了不知多久的车子在他骑上去的那一刻宣布了罢工,连带着他也差点摔下去。谢怜叹了口气,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,还有二十分钟,车子坏了,现在走去学校是来不及了,但也只能走过去了。他心想,开学以来第一次迟到,今天还有晨会,不知道班主任会怎么想……

真的是吃枣药丸。

他背上刚刚连带着车子一起摔下去的书包,拍了拍灰,刚走了几步就好像听到有人叫他。他回过头去,只见他同桌骑着车子笑眯眯地喊他。他挥挥手,算是打了招呼。

他同桌叫花城。学校男神,仰慕他的女生能从他们班到整个年级,乃至其他年级,甚至初中部也有众多迷妹……但这人十分冷淡,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生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好感。有时候有女生会在走廊拦住他拿出一个信封让他帮忙转交给花城,他转交的时候花城通常是看都不看就让他拿着了。谢怜每次都会苦恼好久怎么处理,扔掉不太好,毕竟是别人的一番心意,但是花城也没拿过去……他就会苦恼好久,最后帮花城收着了。有时候问他为什么花城就笑笑,对他道:

“哥哥愿意我收下吗?”

他看了一眼花城正打算说我先走了快迟到了,花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道:“哥哥怎么了?车坏了?”

……这会不用他解释,花城自己都猜到了。

谢怜觉得这张脸有点颤颤巍巍地挂不住,正打算快速溜走,花城见他有点想跑,急忙道:“哥哥,我载你一程?”

谢怜脚步一顿。花城见他停下,又笑着道:“马上就快迟到了,哥哥现在走过去来不及的。正巧碰上了哥哥,就当是我帮哥哥个忙,好不好?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谢怜再拒绝就显得不太好看了。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,谢怜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麻烦三郎了。谢谢。”

花城笑意更深,见谢怜坐上了车后座,道:“哥哥坐稳了。”

谢怜拽着他衣角,总感觉脸有点发烫。

.

到班的时候正好提前了一两分钟,没有迟到。谢怜松了口气,心里有些乱糟糟的。

晨会散了之后离上第一节课还有好久,谢怜望着花城的桌面,发起了呆。

花城出去了一趟,桌面上也没摆什么东西,只有一个速写本和一支笔。

花城喜欢画画,而且画得非常好。好到什么程度呢?第一节美术课画速写,画好讲评的时候一亮出来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有同学好奇问道:“花城你是美招吗?”

答案当然不是。但他画得比班里美招画得都好,这就有点人神共愤了。虽然如此,他也没见过花城速写本里到底画的是什么,花城也从没给他看过。好奇归好奇,但谢怜也从没提起过这件事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的。

.

血雨探花:今天和明天有点事,停更两天。

谢怜打开微博,戳进了那个头像里,便看到了这么一条说明。这个太太是他一年多以前关注的,业余画点漫画。第一部《探花》便成名,现在在连载新的长篇漫《悦神》。画风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,而且内容也非常精彩。每天等更新是日常,偶尔太太发一点日常他也点赞。

但怎么说,点赞归点赞,评论就不一样了。谢怜不知为何有点不敢评论,一直窥屏到现在。

他摁灭了手机,正打算关上灯睡觉的时候,电话铃声响起来了。谢怜还在想是谁,看到屏幕上的“三郎”两个字愣了一下。他点了接听,道:“三郎?那么晚了有什么事吗?”

说起来今天花城的确还没有和他通电话,他想,竟然把这事给忘了。不过这么晚了,不知花城等这个电话等了多久,谢怜不由地生出一点歉疚之意来。

花城倒是没像往常一样和他聊天,开门见山道:“哥哥明天有什么事吗?”

谢怜愣了一下,想起来了,明天周六。周六上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那么花城问的,应该是他放学后有没有时间:“没有吧。”

花城似乎在那边笑了笑,状似漫不经心道:“明天我生日,哥哥来吗?”

他生日这事其实谢怜是知道的。但是一直没想好怎么开口,三郎你生日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?听起来好奇怪,谢怜就一直没开口。但是花城今天问他了,他也不用考虑这么多了:“好啊。我可以帮忙做个饭。放学后去你家?”

花城笑道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“……哥哥怎么还不挂电话?”

“三郎不是也没挂吗……”

谢怜听到花城笑了一下,少年的声音莫名让他心里一颤。

他听见花城的声音:“那好,我数三下,哥哥我们一起挂。”

“三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一。”

结果是谁也没有挂。谢怜和电话那头的少年一起笑着笑着,心里想,如果能这样下去一辈子就好了啊。

.

第二天谢怜早起了些,车子昨天坏的也没来得及修,只能走路去学校了。

可是这不下去不知道,居然让他撞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少年来。

虽然不是第一次,但撞见得多了,总觉得花城专门在等他……谢怜打了声招呼:“早。”

花城笑笑,向他解释了一下原因:“昨天哥哥车子坏了,恐怕还没有来得及修。哥哥要是不嫌弃的话,和我挤一挤?”

谢怜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其实不用的……”话虽这么说,他还是坐了上去。

一天又很快晃回去了,谢怜还是没有想好送花城什么好。最后一节是自习课,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――他整节自习课都在发呆。看到草稿本上无意识的线条,谢怜叹了口气。

旁边的花城收起笔,看向他道:“哥哥?”

谢怜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了,埋下头道:“三郎,我好像不知道要送你什么礼物。”

花城扑哧一下笑了出来。随即他稍敛了笑容,道:“哥哥来就好了。不用想这么多。”

谢怜颤巍巍道:“……这样,真的好吗。”

花城笑道:“没关系。”

今天的天气似乎不太好,暗沉沉的,似乎要变天了。谢怜看着天空如是想到。花城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么,道:“哥哥不用担心,我带伞了。”

像是真的印证了谢怜的感觉,走到半路,真的变天了。花城推着车把伞递给了他,谢怜抿抿唇,打开那把红伞,罩在了他和花城头顶上。

花城一怔,谢怜的伞分明是偏向他这边的。他反应过来后推了推,道:“哥哥,淋湿了。”

谢怜又偏了回去,坚决道:“你也淋湿了。”

最后谁也没有说动谁。一路推来推去间,到了。

花城的家空得让人害怕。一丝生命的气息也无,但很干净,所有的东西都摆放的很到位,能看得出主人是很用心地收拾过的。谢怜看见了一对泥塑的娃娃,奇道:“这是你做的?”

花城道:“……是。”

谢怜总感觉那一红一白两个娃娃有点眼熟,但没多想,转过头对着花城笑道:“你家厨房在哪?”

花城似乎也没想到他会问这个,愣了一下,谢怜自顾自走出去道:“我记得在电话里和你说过的……我来做饭啦。”

花城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,最后还是微笑道:“好。”

谢怜看着锅里那已经看不出原材料是什么的东西,扶额道:“三郎,我好像……”

他关了火,正在一旁头痛的时候花城凑了过来,把锅里那东西盛了出来:“挺好的。”

谢怜在原地愣住,花城端完东西又回来了,笑道:“不过,剩下的菜我做,好不好?”

谢怜坐在沙发上发呆,花城真的很喜欢画画,对面的墙上贴着一张画。

就是不知为什么,画风有点眼熟。

谢怜走近了几步,看着右下角的署名,勉强辩识出了那几个字。

“血……雨探花?”

谢怜发现,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.

花城做的饭很好吃,谢怜心想。花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自己做的那东西他居然真的吃下去了……

谢怜心里有事,聊天也有点心不在焉。花城在他眼前晃了晃,道:“哥哥?”

谢怜回过神来,道:“怎么啦?”

花城似乎迟疑了一下,笑道:“外面还在下雨,今天这么晚了,哥哥不如在我这住了?”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又忙道,“我打地铺就好。”

谢怜忙道:“这是你家,怎么有让你睡地上的道理。三郎不嫌弃的话,一起挤挤?”

花城似乎还是有点犹疑,但是眼睛微微发亮,道:“可以吗?”

当然可以了。虽然话这么说,谢怜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他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,那个人在他旁边,甚至能感受到那人温热的呼吸。他闭上眼,掩饰那过快的心跳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听见花城轻轻对他说了一句:“晚安,哥哥。”

.

第二天是周末,不用上课。谢怜戳进那个头像,但是心情和之前有点微妙的不同了。花城在他的微博有一个提问箱,可以匿名问他一些事情。花城逐条都会回复的。

谢怜想,问这个问题是不是不太好,但还是闭眼摁了发送。

提问:太太有喜欢的人吗?

没想到花城回复得很快,半小时后谢怜看到了那条微博。

血雨探花:有的。【图片】

图片是他提问的那个问题。谢怜看了一下评论区,一群粉丝哀嚎道失恋了怎么办我好伤心,谢怜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他不应该抱有那么一丝希望的。

.

晚上谢怜想了很多,从认识花城开始,到现在。我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呢……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他想起了花城笔下的太子殿下。那真的不是错觉,花城的确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,所以他画太子殿下的时候就像对待那个人一样……谢怜有些难过,他平时和花城相处的时候也没见他提起过他心爱之人啊……

他闷闷不乐了一晚上也没睡着。天快亮了的时候才想起来,今天好像要上课。

他快速起了床,提前一小时出了门。

……他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花城。

今天晨会的时候花城差点迟到,班主任正欲开口,但是铃声在花城进班那一刻才响起,也就没说什么。在队列里花城戳了戳他,道:“哥哥今天出门好早。”

谢怜深吸一口气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要是花城为了等他才来那么晚,自己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了。

良久,他才道:“……今天出门早了一点,没和你说,对不起。”

花城笑道:“没关系。没等多久,哥哥不用向我道歉。”

.

昨晚没睡着,谢怜的精神状态不太好,上课差点睡过去。还被老师点了起来回答问题,多亏花城在下面给他提醒,才没被点到后面罚站。

中午午休谢怜没回教室,上了六楼,想一个人冷静一下。谁知道刚进楼道,便看见门边的台阶上坐着个人。

花城看见他似乎也愣了一下,急急忙忙想要收笔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谢怜叹了口气,在他身边坐下:“好巧。”

花城笑得好像有些勉强,也道:“……好巧啊哥哥。”

谢怜沉默了一会,看向他的速写本,艰难道:“……三郎,你喜欢谁?”

“是太子殿下背后的那个人吗?”

谢怜也没想过要他回答,自顾自道:“我喜欢你。但是你如果真的喜欢那个人的话,我还是会祝福你。”

花城愣住了。见谢怜好像误会了什么,连忙拉住他道:“哥哥。”

谢怜认命般地回过头来。

花城看着他,笑得无比温柔。那双眼睛看着他,似乎世间唯余他一人。

盛夏的风吹过,暖暖的,仿佛在说着情人间的絮语。

“我不会给你送情书的,我会亲口告诉你。”

“金枝玉叶是你。太子殿下也是你。”

“我爱你,哥哥。”

THE END.
2018.06.09.

评论(9)
热度(71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