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want love or death.

活着好累。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4)

长篇HE,全息网游梗,古风向,刺客花x琴师怜。隐藏任务,调查打怪谈恋爱。
前文戳链接
第一杀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4)
第四杀.匕首.

谢怜看着那四个字,沉默了片刻,道:“我从未写过这一点。”

那么,三郎看这卷轴,竟然能够没多久就找出可疑之处。谢怜内心不由生出一丝敬佩之情,笑道:“我总会定期把卷轴拿出来看一看的。上面的东西记得很清楚,这四字并非出自我手。”

但是这字,乍一看,和谢怜的字真的极像。――不,与其说像,不如说是一模一样。只不过它隐藏在了谢怜写的这一行行文字中,竟是没有被他立刻察觉。三郎把目光从卷轴上移开,淡声道:“障眼法。”

虽然障眼法不易被他们发现,但是系统肯出声提示,就说明这次的任务系统没有弃他们于不顾。谢怜意识到了这一点,本就不错的心情变得更好了,宛如三月桃花开:“它在提醒我们。”

三郎点点头。谢怜又仔细想了想,道:“血书这东西一般是用来表达某些感情的。其中一般分为仇恨和冤屈两种。”曾经他听闻过,有人在牢狱之中,处于一种极其痛苦的境地之中会写这种东西。他顿了顿,接着道:“这种东西一般人的话不会是写来玩儿的。写它的人,必然是内心绝望,心中怨念恨意到了极致,心中的愤怒无法用言语来表达,所以写来抒情。但既然这是触发条件中的一环,想必任务与这写血书之人脱不了干系。”思至此,谢怜不免觉得有些头疼,这事情能够变成这样,必然不会有什么好的开始,结局自然也不会善终。但是这样一来,寻找的范围可就大了去了,血书写在哪里,又有何人得知?总不能他们去闯一趟监狱。谢怜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,写血书又不一定非要在监狱里。

谢怜揉了揉眉心,缓过了神,道:“三郎,可能这东西又要寻找上一些时日了。”他的运气极差,有时候两三个月可能都找不到与任务相关的一件东西。三郎笑道:“无事。哥哥也别太担心了。”

他的笑容,似乎对一切都胸有成竹,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谢怜不由对他信任起来,笑道:“好。”

他们所在之地不止有桃花,甚至还有许多草丛。这个季节,按理说草是不会长这么快的,但是毕竟身处游戏之中,所以草丛异常地茂盛。在这儿欣赏风景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三郎坐在了那棵树下,谢怜随他坐下,道:“这个时间了,三郎怎么还在这儿啊?不用回现实中吃饭吗?”

三郎幽幽地叹了口气,道:“家里吵架,只能到这儿来散散心了。不想回去。”

谢怜笑笑,正欲说话,却见远处的草丛中传来一阵声响。他警觉地抬眼,收了声,也示意三郎不要出声后,便想起身查看。怎知三郎却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,示意他别动。谢怜重新坐回原地,三郎也气定神闲坐在那里,似乎在等着那人自己暴露。

怎知那人如此沉不住气,过了一会儿便从草丛里扔出了个什么东西。那东西破风之声嗖嗖,似乎是把匕首。谢怜一愣,这匕首好像是直冲他们而来的。他刚想按住三郎来避过这匕首,怎知三郎在空中随手把那匕首一截,手腕一翻又把那匕首丢了出去。只听见草丛中传来一声惨叫,谢怜连忙起身过去查看,但是只看见草丛之中插着一把匕首,上面染着血迹,独独不见那人的身影。谢怜转头正想询问三郎,三郎却已慢悠悠地起身,站在了谢怜身旁。

谢怜疑惑道:“三郎,人呢?”

三郎抱起手臂,漫不经心道:“被系统传送到复活点去了。”

谢怜:“……”

他居然,就这么随手一扔,直接把那人捅到了复活点……

谢怜揉了揉眉心,道:“那我们现在去复活点一趟?”

三郎道:“不必。”他上前走了几步,弯腰捡起那匕首。

随着三郎捡起那匕首,只见风中又飘来一张字条。

【系统】[隐藏任务]奈何桥头 已达到触发条件 2/10,请再接再厉!

谢怜:“……”

TBC.

花花一刀下去,血条瞬间清空。(不)

下文走 第五杀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