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want love or death.

活着好累。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3)

长篇HE,全息网游梗,古风向,刺客花x琴师怜。隐藏任务,调查打怪谈恋爱。

前文走链接
第一杀

【花怜】仿佛若有光.(03)
第三杀.血书.

谢怜很快回过神来,笑了笑:“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。”话刚出口便有些后悔,心想刚刚和这人相识便说这些,他倒是没关系的,但是不知别人又怎么想,会不会尴尬?便急忙说了一句抱歉。

那少年微微一笑,道:“没关系。”看他的神色,似乎真的没有在意。谢怜见此,稍稍放下心来,道:“……这位朋友,我叫谢怜。那么请问怎么称呼你呢?”

一片花瓣落在了那少年手上,他轻轻吹了一口气,任由花瓣飘落在了地上:“哥哥叫我三郎就好。”他歪了歪头,“哥哥不必在意,一个称呼而已。”他的语调似是有点漫不经心,却又像是极为认真,谢怜有些分辨不清了,笑道:“说的也是。那么,三郎,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得多麻烦你了。”

三郎道:“怎么会?”

谢怜莞尔。桃花飘落,纷纷扬扬,风吹得人竟也有了些许暖意。

这时,在半空中飘来了一张纸条,落在了谢怜的掌心。谢怜展开一看,只见系统那标准的字体在字条上显得格外清晰:

【系统】[隐藏任务]奈何桥头 已达到触发条件1/10,请再接再厉!

谢怜:???

系统突然发来的这一条消息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原来系统只是在重要环节计一下数,怎么这会居然标明了个数?谢怜有些惊奇,同时心里也隐隐觉得有点不对。

三郎倒是不怎么惊讶,直直望向他,道:“标明个数表示任务极其复杂,是请玩家做好准备的。”

谢怜:“……”

三郎说的,一点也没错。但是,他宁愿不要出现这样的情况!

这游戏虽然新奇,使不少玩家沉迷于此,但是其中麻烦的点很多。麻烦到什么地步呢?游戏论坛很多帖子都是求助被系统坑了求帮忙的。其中之一,便是任务系统。之前提及,任务系统触发有时十分艰难,让人怀疑人生。怀疑人生也没办法,隐藏任务可是人人都想做的。

就仿佛系统挖了个坑,嘻嘻笑问你们跳不跳。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,哪天系统不理你了,只是发通知不给你任务提示,就够你懊恼好久的了。

回归原题,触发艰难在哪?稀有材料,珍贵宝物,这些倒也还好。只不过有时任务物品千奇百怪,这才是最让人发愁的。其中让谢怜无比头痛的一次是,任务中一定要有稀有植物,他四处找,找了三个月,全服都快被他给找遍了,就是找不到。然后现在那任务还在他的接受列表里安静地,躺尸。

……可能真的是他的运气问题。谢怜又有些头疼,心里默默希望这次可要快些才好。毕竟拖得越久,麻烦三郎的就越多,他有些不好意思。踌躇了许久,谢怜道:“……三郎,可能这次要多麻烦你了。”

三郎笑了,道:“不麻烦。”

说到这,也该开始任务了。谢怜思索了一会儿,抬头对三郎道:“应该还需要一些什么东西的。之前摸出了一点门路,三郎你看看。”语毕,便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卷轴来。卷轴是他自己写的,平时记录一些发现或者喜欢的东西。一共好几卷,分得整整齐齐。

三郎接过卷轴,仔细看了一会儿,思索着道:“哥哥。”

谢怜凑了过来,问道:“怎么?”

三郎偏了偏头,望着谢怜道:“几千种物品,排除常见的,剩下的也有好多。”他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其中一处,笑道:“哥哥,这是什么?”

谢怜猛地反应过来。刚刚三郎靠得太近,他竟是看着看着,有些看入迷了。连忙看了一眼卷轴上三郎指的那处,极力忍住了想要捂脸的冲动。

谢怜:“……”

好半晌,他才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……这是……我自己研究的一道菜。”

三郎挑了挑眉,看上去很有兴趣的样子。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多问什么,稍稍沉默一会,他又道:“哥哥,这里。”

谢怜看了一眼,一瞬间愣住了。那卷轴上,赫然写着几个字:

血字文书。

TBC.
系统:我很皮,你来咬我啊。:)

下文走 第四杀

评论(2)
热度(23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