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want love or death.

活着好累。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[泽非]朱颜改.(05)

[原创]朱颜改(5)
古风paro
剧情进行真快哦。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嘞xddd
第一个任务已经发布√
@人走凉茶  @(。•́︿•̀。)

第五杀.
太阳似乎又毒辣了一点,现在直视着太阳,只感觉到刺痛。他闭上眼,风的流动对于这时的温度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缓解。远处,几只鸟在鸣叫着。

现在这日头,路明非站在街上都觉得自己要晒脱水了,只不过现在还有事要做,并且身边还有个人不好偷懒。他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路鸣泽,面容精致的少年紧皱眉头,站在原地若有所思。

讲明了路明非现在所知的一些事情后,路明非瞬间感觉一身轻松。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路鸣泽,他开始思考起来了。路明非百无聊赖,但也不能去打扰他,只能想一些老人出门前告诉他的东西。

“死者姓甚名谁?身份如何?人际交往、家中关系又如何?为何惹祸上身?杀人者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路鸣泽轻声问着,看向了路明非。

路明非猛然间反应过来,老人也说过这些话。当时他告诉他,这些是必须知晓的东西,若要调查什么案件,必须按照这样的流程处理。路明非偏头,看了一眼路鸣泽。

……而路鸣泽知道这些东西……他又为什么知道?

此时路鸣泽看着他,好像他自己盯了路鸣泽很久了,路鸣泽的表情似笑非笑起来,他别过眼。

“死者不只一家。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“有达官贵族,有平民百姓。人际交往正常,家中关系正常。但是达官贵族家里总有些不干不净的东西,这一点不用我多说。”

路鸣泽点点头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眼,继续道:“为何惹祸上身,未知。杀人者目的,未知。”

他睁开眼,看向身旁,路鸣泽已经不见了踪影。他正疑惑之际,路鸣泽幽幽道:“哥哥。”

路明非:“……”我受到了惊吓。你突然站到后面去干嘛?

路鸣泽似是能看出他心中所想,指了指后面一家茶馆。

哦,打听消息啊。

路明非在原地思考了一秒,随即跟上了路鸣泽的脚步。

TBC.

#百日泽非# day.004

明天开始上课去了,到月底估计就更不了新……
我又回想起了那种被学习支配的绝望
大家加油quq

评论
热度(5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