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永远不死。
本人已死,感谢收尸。
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此生但求一睡谢怜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[泽非]朱颜改.(03)

[原创]朱颜改(3)
古风paro
@人走凉茶  @(。•́︿•̀。) 努力克服懒癌,为了字数我真的很拼了_(:з」∠)_
开始啦hhhhh接下来三个月就是刷怪谈恋爱时间(大雾)

前文点tag或戳主页

第三杀.
从路明非出发的地方到长安需要不少的时间。

说实话当他听到老人话的那一刻内心是无比拒绝的。不想见到那个人,真的不想。小时候无数次惨痛的经历告诉他,那人就是黑到了骨子里,但是表面又是一副纯良无辜的模样,等到哪一天或许你被他卖了还不知情,还开心地帮他数钱呢。

所以他当初会被他骗得团团转,但是到最后的那一刻,他露出了一直以来隐藏的那一面,路明非还是不信的。

那是他吗?是吗?

我不信!不信!不信不信不信!

他几近崩溃。

不过那人应该是认不出他的。那么多年过去,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,那么认出来……到底还是很难的。

他放宽了心,继续向前走去。

通过路人得知,到长安还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。……三个月!路明非当时十分绝望,恐怕他真的会饿死在路上。

不过……应该不会。

为了留着条命成功走到长安,路明非边走边接委托。其实所谓委托,其实是镇子上发生的一些灵异事情。他从小就不信这些个邪门的东西,所以其他人不敢做的事情,他敢做——什么灵异,其实不过是人类自己骗自己的把戏。这东西,信则有,不信则无。毕竟心里有事的时候,总会觉得惶恐不安。但是鬼神并不可怕。因为比鬼神更可怕的,是人心。

人心才是最可怕的。

有时候人往往是死于人与人之间的算计。为了利益,为了权力,为了财富,为了私欲……人心是贪婪的,在得到的时候,总会想要更多,人心的欲望无穷大,而欲望却是永远也满足不了的。因为这一点,所以无数的人死去,因为欲望。

他很厌恶那东西。

他一路接着委托,一路上也赚得了不少供他生活下去的银两。所以说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这次有点棘手。

他听完了某些百姓的口述,这只“鬼”看起来又有那么些不同。杀掉打扰他的,并且还报过仇。某家的灭门惨案就是出自此“鬼”之手,但是却又有人说,这只鬼曾经帮过他们。

总而言之,是善是恶,未知。

路明非愁于这可如何是好,按照以往的惯例,所有这些灵灵鬼鬼的东西都是人在作怪。而这灭门惨案,又是什么情况?

如果是人做的,那么又为何没有官府过来将凶手绳之以法?

不对劲。

他顺带问了问过路的人,但是他刚刚一开口说出这件事情,那些人的脸色立刻就变了,没打招呼就走了。有的好心人还对他说,这件事,你管不了的。别管了小兄弟,保命要紧。

保命要紧?

他有点迷茫。据所有人的回答,他捕捉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。

所有查过这桩案子的人,都死了。

久而久之,没有人再敢查下去。他们都信了这是天命,探究真相是要遭天谴的。

总而言之,这桩案子,不了了之。

而他路明非偏偏还不信这些东西。什么天命,人力胜天,这绝对是某个人做下的鬼把戏。

正一筹莫展之际,似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。

他转过头来,夕阳的余晖播撒在那人的脸上,端静而又美好。那人眼带笑意,眼睛却深不见底。对视久了,便会深陷进去。

那人笑着说:“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TBC.

评论(7)
热度(13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