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永远不死。
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()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,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 龙族持续热爱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此生但求一睡谢怜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龙族I.火之晨曦.泽非片段.(02)

天崩地裂般的一声巨响,整个列车摇晃,所有灯光跳闪着熄灭,黑暗降临。

“喂,火车撞山了?”路明非摸摸自己的全身,似乎没有受伤,“有人受伤没有?有人知道蜡烛在哪?”

“路明非,他们说的,都是真的。”有人在黑暗里低声说。

所有灯光重新亮起,仍旧是那列豪华的火车,仍旧是那张真皮沙发,可是古德里安教授和芬格尔都不见了,路明非扭头,芝加哥火车站梦里看见的那个男孩就坐在他身边。

“你你你……你从哪里上车的?”路明非结结巴巴地问。

“我始终在车上,我刚才跟你们一样在等车。”男孩淡淡地说。

“你这口气好像个怨魂……”路明非说。

“看窗外,”男孩说,“欢迎来到……龙的国度!”

路明非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车窗外,瞳孔忽然放大,在那片世界面前,他连呼吸的力量都失去了。

不再是漆黑的夜晚,火车正高速奔行在浩瀚的冰原上,素白且泛着微蓝的冰层覆盖了直刺天空的山,天空是浓郁如血的红色,暴雨滂沱,每一滴水珠都是鲜红的,沿着车窗往下流淌。就在那座冰峰顶上,图画上那只巨龙静静地趴着,双翼一直垂到山脚,浓腥的鲜血染红了整座冰峰。成群的人正沿着龙的双翼往上爬,爬到顶峰的人围绕着龙首,他们以尖利的铁锥钉在龙的头骨上,奋力敲打铁锥的尾部,每一次都钻开一个孔,就有白色的浆液喷泉般涌出,片刻就蒸发为浓郁的白气,那些人欢呼雀跃,喊声震天。

“黑龙之王尼德霍格,数千年之前他被杀死在自己的王座上,他的王座就是那座永远被冰雪覆盖的山,杀死他的人把他巨大的尸体放置在山顶,他的双翼一直垂到山脚。他的血像岩浆一样流淌下来,染红了整座山,融化了冰雪,带着血色的水汽升上天空,变成暗红色的云,降下鲜红的雨。杀死他的人沐浴着雨欢呼,他们称呼那一天为‘新时代’。”男孩轻声说。

“天……呐!”路明非听着远远传来的,铁锤敲打在铁锥尾部的声音,颤抖。

“这就是历史所未曾记载的最老的皇帝,他死去的那一天,万众欢呼。”男孩的声音平静。

他似乎非常享受那些击打声,闭上眼睛默默地欣赏着,露出一丝微笑。

“多好啊,如果不是那一天,世界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。”他睁开眼睛,看着路明非说。

不知怎么的,路明非觉得他的笑容里,那么那么地悲伤。

悲伤了……几千年。

“你跟那黑龙……”路明非试探着,“很熟?”

“不,没有,恰恰相反,”男孩轻声说,“我是最想杀死他的人,这世界上,没有人比我更想杀死他!”

摘选自 《龙族I·火之晨曦》 第二幕 黄金瞳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依旧自己手打。手打中发现了许多伏笔……比如最想杀死他,其实我觉得江南爸爸后来改了设定,把泽非兄弟俩改了OTZ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