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永远不死。

本人已死,感谢收尸。
秀唯。底线墨香铜臭。
花怜催婚小分队!怜吹势力!
其实还是个花吹……但是还是更爱怜!花怜世界第一好!
主产花怜,不逆不拆。有点cp洁癖。
其他cp随心产。
写文太差,被关了起来。
一个清水po主。
网瘾少女,请随时监督我!
顾幽,废物写手。
主天官花怜,魔道薛晓/忘羡,龙族泽非泽。
深陷天官坑底,龙族持续热爱。
易勾搭,欢迎来找我玩。
新浪 @顾幽Jessica
一个咸鱼写手的长弧退化史
更新不定,三次很忙抱歉。
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请叫我 冷cp爱好者
最近深陷天官/魔道/渣反
沉迷花怜/双玄/薛晓/忘羡/冰秋/漠尚
肚子好饿,好想次粮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
行将就木。

此生但求一睡谢怜。

有缘自会相见。

身在无间,心在桃源。

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

龙族I.火之晨曦.泽非片段.(01)

钟声回荡,似乎来自很远处的教堂,路明非闭着眼睛胡思乱想,想到月下荒原和遥远处漆黑的教堂影子,想到打着火把的人群在荒原上奔跑,火光不能照亮他们的面孔,他们的脸隐藏在阴影里,他们奔向圆月,那轮月亮大的不可思议,半轮沉在地平线以下。那些人从山巅向着月亮跳跃。

路明非吃了一惊,不知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些,疯狂、瑰丽而又真实,似乎他曾亲眼目睹那壮丽的一幕。

为什么会有那么单调的钟声?路明非意识到有什么不对,他是在芝加哥,外面是熙熙攘攘的公路,声音嘈杂,人声鼎沸。为什么他能听到的只有那个单调孤独的钟声?附近本该没有教堂。

他从长椅上坐起来,一轮巨大的月亮在落地窗外缓缓升起,月光泼洒进来,仿佛扑近海岸的潮水。整个候车大厅被笼罩在清冷如水的月光之中,窗格的影子投射在长椅靠背上,一个男孩沉默地坐着,抬头迎着月光。

路明非四下张望,找不到芬格尔,门口的警卫也不见了,远处赛百味的三明治店熄了灯,这里只剩下他和那个男孩。他觉得很奇怪,却不敢说话,甚至不敢用力呼吸,此刻候车大厅里有一种让人不敢打破的沉寂。

男孩看起来是个中国人,大约十三四岁,穿着一身纯黑的小夜礼服,稚嫩的脸上流淌着辉光。路明非不知道这么点大一个孩子为什么脸上流露出那种“我已经活了几千年”的沉默和悲伤,而且空着那么多排长椅,男孩偏偏坐在他身边,像是在等他醒来。

路明非把毯子掀开,坐在男孩的身边。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月光,时间慢慢地流逝,仿佛两个看海的人。

“交换么?”男孩轻声问。

“什么什么?”路明非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
“交换么?”男孩再次问。

“换什么?我没钱……I am poor,no money……”

“那你还是拒绝了?”男孩慢慢地扭过头来。他黄金般的瞳孔里流淌着火焰般的光,仿佛一面映着火的镜子。

路明非的所有意识在一瞬间被那火光吞噬了,他全身猛地一颤,仿佛濒临绝境般,身体里生出一股巨大的力量。他猛地往后闪去。

摘自《龙族I·火之晨曦》第二幕 黄金瞳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自己手打的,只想好好记录一下……他们的过往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顾幽Jessica-亲了一口怜怜并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